这几天,相关温网独特种子标准和费纳种子签位交换的话题讨论非常火爆,以至于有新闻媒体应用了“纳达尔怒批温网种子规章制度”和“纳达尔谴责温网”等博眼珠的关键字。(m88.com体育报导)


其实,从球迷的视角看来,尽管由四号种子变为了五号种子,提升了得冠的难度系数,可是从蒂姆最近的主要表现看来,他并不会太过在乎种子签位,由于新赛季至今,奥地利人在对战三巨头之际,都获得过获胜,整体实力上早已不怵三巨头了,而且占有一定的心理状态优势。
事实上,从2007年刚开始,以往18年温网男子单打比赛场上一共只出現4位冠军,分別是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和穆雷。
以前8次在全英俱乐部队登上的瑞士人,维持着温网最年老得冠记录,2019年他期待再次打破纪录,得到第9座温网冠军。
两届温网冠军获得者纳达尔则带著13连赢的余威赶到温布尔登,先前他早已持续拿到罗马赛和法网的荣誉。
这样造成的結果是,不久在哈雷贡献“十冠王”的费德勒排行升高,变成赛会2号种子,排到上年温网冠军德约科维奇以后,这也让他们提早防止在半决赛相逢。
但实际上,在往日的长盘制(即决胜盘打进6-6后,另一方最少领跑对手两局能够获得胜利)之中,的确有那么几次打进“天荒地老”的赛事。
“温布尔登是惟一1个这样做的大满贯赛事。显而易见,2号种子比3号种子好些,可是要是他们觉得我只能是3号种子,因为我只有接受,而且争得获得我必需获得的赛事。话虽如此,这一问题惟一看似错误的地方就是说,只有温布尔顿是那样做的。要是别的全满贯都那样干了,你就絕對是正确的了。这不仅是关于我的个例,许多那时候球员在全部的场地都打的非常好,可是温网有些不重视他们所得到的排行。”有关这句话的翻译,也有不一样的版本号,有的新闻媒体把最后一段中的“有些不重视”写出了“根本不重视”或是“并不是重视”,尽管是一字之差,可是在心态表述上却区别挺大。
假定一下下,要是不出現爆冷门的状况,被压到三号种子的纳达尔必须在半决赛和总决赛持续遇到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获胜的几率急剧下降。